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计中有计

  韩信那日被汉王刘邦拜为大将军之后,和萧何、张良来到汉王营帐,刘邦让大家一一落座,便开门见山的问韩信:“韩大将军!萧丞相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寡人推荐你当这个大将军,那么,请问大将军,你今天当了大将军,你可有点什么东西来让寡人信服呢?”

  韩信跪拜施礼,然后站起身说道:“信先要谢谢大王对信的信任!”然后,先从项羽和汉王的优劣势对比接着又从天时、地利与人和各方条件进行了详细分析,说明汉王可得天下。汉王一听,甚是高兴,看了看张良、萧何夸韩信说道:“哎呀,寡人真是相见恨晚也!天不藏才啊!”

  事后,韩信回到营帐,虽然高兴,却又坐立不安。高兴的是:自己多年的将军梦终于实现了,而且还是大将军!心中默然道:我一定要一展宏图,为汉王打下这个天下;让实力不负萧何举荐之诚心!让他坐立不安的是:自从授予汉王拜将之后,各方冷言冷语,热风热潮源源不断袭的来,每一句流言蜚语,听上去都极不入耳,可他默认道:我是大将军!大将军要有大家之气,流言蜚语都是小人物之为,不于计较?话虽这样说,可韩信总是感到自己底气不足,不作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他感觉有负汉王重托,更不能心服众将军将。他想来思去,认为如何出奇制胜的拿下三秦,将是自己一举成名且让天下人负我的最关键的一步。

  韩信要让天下人负我,他想一举成名天下知,三秦帷幄天下定,在营帐里是不思食欲,度来度去,百思也不得胜算之计,想不出一举取胜的良策,他不敢去见汉王,更是不思食欲,一眨眼,便是十多天。这一天,他是在是太累了,便走出营帐散心,忽然,想起小时候母亲常对他说的一句话:“与高人为伍,必得高人见识。”于是,他才想到去找萧何、张良聊聊,也许会从他们口中中捕捉到良策信息。他信步来到萧何营帐,然萧何不在,又去找张良,张良也不在,细细一打听,才知道:萧何外出征收军需,张良依旧回韩郑。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自己营帐。

  韩信回到自己营帐,已是日落西山,天近黄昏。他坐下来,让伺从端来一碗粥,一碟牛肉,一杯烧酒,狼吞虎咽的下了肚,然后走出营帐,想去见汉王,看看汉王如何打算?他来到汉王帐前,忽然感觉有点不妥:假若汉王问我如何出奇制胜的拿下三秦,我该如何说是好。他十分焦虑,在汉王营帐外度了有半个多时辰,决定还是暂时不见得好,待想出良策之后好报于汉王。他又信步回到自己营帐。然后,脱掉靴子,一咕噜躺在了木榻上,两眼静静地盯着屋顶,酷酷的思索着。

  韩信正睡,突然,一个白须老道,向营帐闯了进来,百十名士兵,执戟急拦,却被一个个撂倒,韩信急忙起身,拔了剑,冲出营帐,与那老道,格斗起来。一轮残月悬挂在蓝天上,放射着寒冷的银光,稀稀疏疏的星星,镶嵌在暗蓝色的天空上,闪耀着微弱的银辉,整个军营几千号人马,一个个死一般的酣睡着,却没有人发现有人单闯军营,韩信一边舞剑与道士格斗,一边思索着这道士何等本事,竟能巧袭我大将军营帐?看来此人非等闲之辈,我一定将其活捉,再作打算。

  二人一个初生牛犊,一个老道莫测,剑飞剑落,互不相让,一百个回合过去了,韩信感觉还没有找到对方的露点,他有点心急,刹那间变得十分勇猛,步步咄咄逼人,总想一剑制人,可那老道却不慌不忙,机智周旋。一百个回合又过去了,韩信感觉还是没有办法将其拿下,韩信心中盘算:这老道是哪方神圣?如此难缠,看来靠武而胜难也只有智取是上策。

  韩信正欲心计,不料那老道却纵身一跃,飞上了天空,韩信一看着急,纵了纵身欲追而去,果然,也飞了起来,于是,二人便在暗蓝色的太空里厮杀起来。突然,韩信感觉不妙,低头望去,却见汉王、萧何、张良樊哙和众将军带着千军万马,在一条蜿蜒崎岖的山道上火速的行军,一条狭长的山谷挡住了汉王的去路,那峡谷山高壁陡,谷底长满荆棘,半山腰上悬挂着一条杂木栈道,众将士登上了栈道一个个飞速的跑着,栈道上下闪动,不时落下朽木,刹那间就要坠下深谷,韩信无心恋战,急向那老道呼到:“仙人何方神圣?我要去救我汉王,隔日再请教!”突然,那栈道然燃起茫茫了火海,铺天盖地。

  韩信翻身急匆匆从空中落了下来,恰巧落到汉王身边,他急切的问汉王:“这是何故?”

  汉王道:“鸿门宴之后,项羽入关中,杀秦王子婴,烧掉了阿房宫。他自封西楚霸王,分封天下诸侯王,他听信范增之计,封寡人为汉王,实际他上是想困死寡人于巴山蜀水之间。寡人怒,想与项羽决一死战,萧何与张良却劝寡人暂忍一时,以图大事,寡人就率师就国。张良顾恋韩王,刚与寡人告别,临别时他给寡人献上一计--火烧栈道。张良说:这栈道是联系汉中和东边各国的唯一通道,烧掉栈道,一是以示寡人无意东归,可让项羽安心放胆,;二是可防范外人侵犯,寡人可养精蓄锐,东山再起。适才寡人让众将士烧了栈道。”

  韩信听完汉王讲述回头眺望那条栈道,熊熊烈火是越烧越旺,一根根木条从悬崖峭壁上带着燃烧的火苗,劈里啪啦的往下坠落,他感到十分的惋惜,不由得一阵阵酸楚。于是,向汉王道:“火烧栈道虽是好计,可也为我军走出汉中,去定三秦,设下了巨大困难啊!”

  汉王道:“待我势力强大之后,重修栈道!”

  二人正说,忽然一阵大风夹杂着一团熊熊烈火,迎面袭来,韩信急拦汉王躲避,不料二人一同坠下悬崖……

  韩信感觉自己没有摔死,急忙伸手去寻汉王,这才发现自己适才是做梦,忙起身一看,不知何时已经掉下木榻,离自己不到三尺的地上,那堆燃烧着的木棒,正火热的炙烤着自己。他翻身上了木榻,又苦苦的思索着刚才的那段莫名其妙的梦,豁然开朗,啊!一举定三秦,原来是计中有计,“对,我干脆就来个明修栈道!”他兴奋地从床榻上跳下来,拿出战事图,仔细的查看起来。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