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李师师外传

李师师是汴京东二厢永庆坊染房工匠王寅的女儿。王寅的妻子刚生下这女儿不久便死去,王寅用豆浆代替乳汁来喂养她,她才得以不死。李师师在襁褓中没有啼哭过。汴京的风俗,凡生下男女,父母爱怜,必将他们舍到佛寺。王寅怜惜这个女儿,便把她舍身到宝光寺。

这时,李师师刚刚会笑。一位老僧看着她说:“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来了?”这女孩此时才突然啼哭起来。老僧抚摩着她的头顶,啼哭才停止下来。王寅暗暗高兴,说:“这女孩真是佛的弟子。”作为佛的弟子,俗称为“师”,因此给这女孩取名为“师师”。

师师刚四岁的时候,王寅因犯罪拘押在狱中而死。师师无家可归,一位在籍的妓女李姥收养了她。等到师师长大成人,姿色技艺超越同辈,她的声名遂在各妓院中冠绝一时。

徽宗皇帝即位,喜爱追寻奢华生活,而蔡京、章惇、王黼这些人,便假借继承神宗的名义,劝徽宗重新实行青苗等法。汴京城中被粉饰成一派富饶欢乐的气象,街市征收的酒税,每天以万贯钱计数,金玉丝帛,充溢府库。于是童贯、朱勔等人又用声色犬马、宫室苑囿之乐去引诱徽宗。凡是天下奇花异石,都被搜尽找遍。又在汴京城北面修筑一所离宫,名字叫做“艮岳”。徽宗在里面诸般寻欢作乐,时间一长,就感到厌倦,便想微服私行,去妓院狎游。大内押班张迪,是徽宗亲信的太监。没有入宫时,他便是汴京城中的嫖客,在各个妓院往来,因此与李姥很熟悉。他给徽宗说李师师色艺双绝,徽宗便产生了艳羡之心。第二天,命张迪拿出内府所贮的紫茸二匹,霞毡二端,瑟瑟珍珠二颗,白金二十镒,假称是大商人赵乙,愿到李姥的府上拜望。李姥为金币所动,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夜晚,徽宗换了衣服,杂在四十余名太监之中,出东华门,步行二里多路,到了镇安坊。镇安坊正是李姥所居之地。徽宗令众人停下来,独自与张迪快步而入。只见厅堂门户都不宽大。李姥出来迎接,在庭中相互致礼,又周到地一一问好。李姥向徽宗进献了几种时鲜果品,其中有香雪藕、水晶苹果,而那鲜枣亮大如鸟蛋,这些东西,连那些大官都未尝向皇上进贡过,徽宗因而尝了一枚。李姥很殷勤地款待他们很久,独独不见李师师出来拜见,徽宗只急切地等待着她的到来。

这时张迪也已退下,李姥领徽宗到了另一小轩,屋中茶几临靠着窗户,上面堆放着几套书卷,窗外一丛新竹,竹影随风摇动。徽宗悠闲地随意坐下,兴趣极为闲适。这时,还是不见师师出来侍奉。不一会儿,李姥又领徽宗到了后堂,摆出烧烤鹿肉、鸡酡鱼脍、羊签等佳肴,饭用香稻做成,徽宗就着吃了一餐。李姥在旁陪侍,亲切地交谈了许久,而师师终究没有出来相见。徽宗正感到有些疑异,李姥忽然请徽宗去洗浴,徽宗推辞不去。李姥走到徽宗跟前,对他小声说:“这女子生性爱好干净,请不要违背。”徽宗不得已,只得随着李姥到一小楼下浴室洗浴,洗完,李姥又引着徽宗到后堂坐下,摆出酒肴果品,杯盏都是新的,非常干净,李姥劝徽宗欢饮,而师师始终没有出来相见。

过了许久,李姥才手拿蜡烛,引着徽宗进了内房,徽宗掀开帷幕进去,只见亮着一盏灯,绝无师师的踪影。徽宗更加惊异,只好依凭在几案、床榻间等着。又过了许久,只见李姥拥着一位女子姗姗而来,她淡淡地化了妆,不施脂粉,穿一身很素雅的绢衣,没有鲜艳的服饰。她刚刚洗完澡,娇艳得像一朵出水芙蓉。看见徽宗,似乎不屑一顾,样子很是傲慢,不给徽宗施礼。李姥在徽宗的耳边悄声说:“这女子性情倔强,请不要怪罪。”徽宗在灯下专注地看着她。但见她姿态幽雅,意韵闲逸,闪烁着一双惊奇的眼睛。问她的年龄,她不回答,又勉强再问,她干脆到别的地方坐下。李姥又附着徽宗的耳边说:“这女子性好静坐,有唐突之处,请不要怪罪。”说完掀起帷幕走出房去。这时,师师站了起来,解下黑色绢子的夹袄,穿一件轻柔的绸衣,卷起右袖,取下壁上的琴,在几案边坐下,弹奏起《平沙落雁》的曲子。轻拢慢撚,乐声如流水那样闲淡、悠远。徽宗不觉为之所动,专注倾听,而忘记了疲倦。

等到几支曲子弹奏完毕,已是鸡叫天明的时分。徽宗急忙掀开帷幕出来。李姥听说后,也赶紧起来,进上杏酥茶、枣糕、汤饼等各式点心。

徽宗喝了一杯杏酥茶,急忙起身离去。跟随的侍从人员,都暗藏等候在外,见徽宗出来,立即簇拥着护卫他还宫。这是大观三年八月十七日发生的事。

李姥私下对师师说:“来的这位赵姓客人,礼物、情意都不薄,你为何那样清高?”师师生气地说:“他只是个商人罢了,我是何许样的人?”李姥笑着说:“你这样倔强,可以担任御史里行的官职。”

这时,汴京城中之人已在议论纷纷,都知当今皇上曾驾幸李师师。

李姥听说后,非常害怕,整日整夜都只是哭泣。她哭着对师师说:“如确是这样的话,我们家族就都要被诛灭了。”师师说:“不要害怕,皇上肯来看我,他哪里肯杀掉我?况且那天夜晚,皇上并未强逼我,皇上的心中必定爱怜我。只是我私下伤感,实在是自己命运低贱,流落到这下贱之地,使不贞洁之名,连累到了皇上,这才是死有余辜。至于说皇上震怒,把我们横加诛戮,而这事的起因却是为了冶游妓院,这正是皇上要严加避讳的,所以,必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也就不用忧虑。”

第二年正月,徽宗派张迪赐给师师一张蛇跗琴。这蛇跗琴,年代非常古老,琴身显黄黑色,斑纹像蛇腹的花纹,这是大内珍藏的宝器。

另又赐白金五十两。

三月,徽宗又微服私行到了李师师家。师师仍然着淡妆,穿素服,俯伏在门阶前迎接徽宗驾到。徽宗大喜,拉着她的手,令她起来。徽宗发现她们的堂院门户忽然间变得华丽宽敞,前次所到过的那些地方,都用绣着蟠龙的锦缎覆盖在上面。又将小轩改造成大阁,栋梁上描着图画,栏杆用红色漆过,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幽雅的趣味。李姥见徽宗驾到,躲避起来,宣召她来进见时,她全身颤抖,不能站立,再没有从前那种嘘寒问暖的情态。徽宗心中不高兴,但还是露出笑容,称呼李姥为“老娘”,下谕让一家子人都不要拘束害怕。李姥拜谢,便引徽宗到一幢大楼前。大楼刚刚建成,师师俯伏在地,叩请徽宗题赐匾额。

这时楼前杏花怒放,徽宗便写了“醉杏楼”三字赐给她。过一会,摆上酒席,师师在旁侍候,李姥则匍匐传递酒杯,为徽宗祝寿。徽宗赐师师在一边坐下,命她弹奏所赐的那张蛇跗琴,师师弹奏一曲《梅花三叠》,徽宗口衔酒杯,边饮边听,多次称好。但是,徽宗看见进供上来的菜肴,都做成龙凤之形,或镂刻花样,或描绘图画,完全同宫中样式一样。

徽宗询问,知是出自皇宫御膳房厨师之手,是李姥出钱请人制作的。

徽宗心里更加不高兴,告谕李姥今后一切像从前一样,不要过于炫耀、张扬。于是半途退席回宫。

徽宗曾驾幸画院,出诗句来测试那些画工,能够合符要求的,一年间只有一二个人。这年九月,徽宗以题写着“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的名画一幅,赏赐给李师师,又赐给她藕丝灯、暖雪灯、芳似灯、火凤衔珠灯各十盏;鸬鹚杯、琥珀杯、琉璃盏、镂金酒壶各十件;月团、凤团、蒙顶等茶叶百余斤;汤饼、油炸饼、乳酪馅饼数盒,又赐黄白金各千两。

这时宫中已经传开了这件事。郑皇后听说后,规劝徽宗说:“妓女之流身处下贱,不配接待皇上,并且皇上夜晚微服私行,也怕有不测之事发生。愿陛下自爱。”徽宗点了点头。之后两年,没有再出去,但派人询问、赏赐从未断绝过。

宣和二年,徽宗又驾幸李师师,看见醉杏楼上悬挂着赏赐给师师的那幅名画,徽宗赏玩很久。忽然回头看见师师,开玩笑说:“呼唤画中美人,她竟然就出来了?”这天,赏赐给师师的有避寒金钿、映月珠环、舞鸾青镜、金虬香鼎。第二天,又赐给师师端溪所产的凤味砚、李廷珪的墨、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又赐给李姥百千余贯钱。

张迪私下对徽宗说:“皇上驾幸李师师,必定要换了衣服,夜晚才去,所以不能常来常往。现在的艮岳离宫偏东方向有官地,绵延有二三里长,可直通镇安坊,如若从此处修一条暗道,皇上来去就非常方便了。”徽宗说:“你来筹划这件事。”于是,张迪等人上疏说:“护卫离宫的人一向露宿在外,臣等愿捐资若干,在官地修建数百间房舍,广筑围墙,以便于护卫。”徽宗同意了他们的上奏。于是羽林、巡军等一直布列到镇安坊而止。

宣和四年三月,徽宗便开始从暗道驾幸李师师家,赐给她藏阄、双陆等游戏的器具。又赐片玉棋盘,绿白二色的美玉棋子,画院宫扇,九折五花的竹席,蓐叶所做成的有鱼鳞花纹的席子,湘竹编制的有图形的帘子,五彩珊瑚钩。这天,徽宗与师师赌赛双陆不胜,下围棋又不胜,便赐白金二千两给师师。之后,师师的生日,又赐给她珠钿、金手镯各二个,串珠一小箱,毳锦数端,鹭毛缯、翠羽缎百匹,白金千两。后来又以打败辽国而举行庆贺,大赏各州郡官员,加恩封赐各宫府。便赐师师紫绡绢幕,五彩流苏,冰蚕神锦被,却尘锦褥,麸金千两。美酒则有桂露、流霞、香蜜等名品。又赐李姥大府钱万余贯。前后所赏赐的金银钱、缯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

徽宗曾在宫中召集嫔妃欢宴,韦妃私下问道:“李家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东西?陛下竟如此宠爱她?”徽宗说:“没有其他原因,如果让你们百余人,换去艳妆,穿上素净的衣服,令这女娃混杂在其中,她与你们迥然有别。她那一种幽雅的姿态,飘逸的神韵,主要展现在姿色容貌之外罢了。”

没多久,徽宗禅位于太子,自称道君教主,退处太乙宫。冶游之兴趣,从此衰退。师师对李姥说:“我母子俩嬉戏快乐,不知祸事将到。”

李姥说:“那么怎么办?”师师说:“你不要多问,只听我的就是了。”

这时金人刚开始南侵,河北告急。师师便将徽宗前后所赐的金钱汇集一起,给开封府尹呈上一份书牒,表示愿将金银捐献给官府,资助河北等地的军饷。她又贿赂张迪等人,请他代她向徽宗请求,愿弃家做女道士。徽宗准许了她的请求,赐城北外的慈云观给她居祝没有多久,金人攻破汴京,主帅闼懒找寻师师,说:“金国国君知晓师师的名声,必定要得到活着的她。”搜寻了几日都没有找到。张邦昌等人搜寻踪迹找到了师师,要把她献给金人。师师怒骂道:“我作为一个低贱的妓女,曾蒙受皇上的眷爱,宁愿一死,别无其他意愿。你们这些人蒙受过皇帝的高爵厚禄,朝廷哪点亏待了你们,你们事事都是为了颠覆亡朝廷而筹划,而今又事奉丑恶的金人,希望得到适当的机会,作为进身之地。我哪里会去当你们作为进见礼的羔雁?”说完,便脱下金簪,自刺咽喉,没有死,又将金簪折断吞下,才死去。徽宗皇帝这时在五国城,知道了师师死的情状,情不自禁地痛哭流涕,泪水涟涟。

有人议论道,李师师以一个低贱的娼妓,却遇上奇异的命数,这就是说她得到了与她所据有的地位不相称的待遇。但观其晚年的节操,很有侠士豪烈之风,不能不说是平庸之辈中的佼佼者。徽宗奢侈无度,最终遭到被掳掠到北方的灾祸,他确实应该遭到这样的报应埃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