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包子师傅陈特和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包子师傅可不是现代人想象的那样光着膀子挺着肚子一身土气。包子师傅陈特和在七十年代是商业战线上吃国家粮的职工。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工人、农民兄弟要到城里、镇上吃顿包子一饱口福可是件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陈师傅做的白糖馅包子在大市小镇堪称一绝远近闻名。他一天只做二十五市斤面的包子二百五十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个个白白胖胖一样的柔软一样的大小那花纹看着像仙女绣出的锦绢那馅中的糖汁一咬一个流连心都甜透加上陈师傅与众不同的相貌修饰又高贵了几分——他一米八的高个四方饱满的脸上两个逗人喜欢的酒窝五十岁的人皮肤细嫩得像少年头发不密却根根光亮浓浓的眉毛大大的慈眼双手又细又长走路迈着小步颇有几分张三丰似的道骨仙风他说话声音带着磁性一开口就露出洁白的牙齿满脸的笑容大人小孩都很喜欢他。他做包子时穿着整洁的白衬衫围着齐胸的挂带裙两只笼袖下露出一双巧手。和面膜、揉料、分砣、做花每一道工艺一丝不苟那面团在他手中柔软无比洁白发亮拉收自如摔拍无声做出一排排包子坯大小如一个模子倒出花纹也人见人爱每到包子出笼不到半小时便一抢而空对后来没买到包子的人陈师傅总是委婉地说“对不住包子卖完了明天来吧”小孩子买到包子常常舍不得下口捧在手中看看花纹享受着包子的温暖和柔软真是难得一见的好包子啊

  陈师傅虽是做包子的但他阅历深知识广待人谦和会唱花鼓戏有人说他还会武功但他从不显摆他对有上进心有出息的后生特别喜欢常常关心、鼓励、爱护而对那些依仗权势的不善之人则给以颜色。那时镇上虽然没有黑恶势力但泼皮、无赖、小混混还是有的商业部门有一些年轻的女营业员常常成为泼皮混混骚扰的对象。陈师傅看不惯常常呵斥那些小混混不给他们好脸色。混混们气不过常凑在一起想要报复捉弄陈师傅让他出出丑。一天黑夜陈师傅从外地回店正路过一条臭水沟被几个混混堵上了陈师傅毫不畏惧大声呵斥“臭崽仔你们要干什么。”混混们说“不干什么我们想请陈师傅到沟里洗洗澡凉快凉快”陈师傅听了大笑“好啊鬼崽子你们来看看到底是谁会到沟里去洗澡”说时迟那时快五个混混趁杨师傅说话之际一拥而上扯手、抬腿、抱头想把陈师傅抬起来摔到水沟里。陈师傅见是一群臭小子不想弄伤他们只想教训教训于是一声不响暗暗运气用功身体呈马步下沉五个混混齐声呐喊发力却没有撼动陈师傅半分混混们急了怕陈师傅报复便想先发制人变摔力为拳击把陈师傅击晕再弄到臭水沟去。陈师傅看出了混混们的阴谋变内力下沉为外放手脚带力大开混混们经不住陈师傅内力发生的冲击一个个被振得仰面跌入臭水沟沾了一身臭污泥。抱头的混混见势不妙想脱手逃走却被陈师傅用头一顶四脚朝天摔向臭水沟里满满地喝了一口臭水被呛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混混们顾不了这些跳起来只顾逃命陈师傅大喝一声“慢着你们几个鬼崽子不学好专干坏事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要改邪归正好好做人要不然我见你们一次就教训你们一次。”混混们连忙说“不敢不敢。”陈师傅喝“快滚回塘里去洗个澡重新做人。”混混们应声而逃从此再也不敢骚扰滋事陈师傅惩治混混的佳话传遍全镇人们对他更敬三分。

  那年代公社现在的乡镇干部也常来商店吃陈师傅做的包子他们对陈师傅很尊敬大老远地就给陈师傅打招呼陈师傅总是笑脸相迎因为那时干部们常下乡村工作很辛苦一个个被晒得跟农民一样黑陈师傅很体谅他们对几位常常带着包子下乡的干部常常想办法给他们留几个包子也算是照顾吧。但是有一位乡镇副书记却例外。这位副书记姓钱大名叫“多多。”钱多多三十几岁靠造反和拉关系当上了副书记为人张扬高高在上老百姓看不惯但不敢作声。陈师傅看他也不顺眼一次钱多多到包子店屁股一落座就冲着陈师傅大呼小叫“做包子的给我来四个包子。”陈师傅看都不看他一眼硬生生地回了一句“没有了。”“没有了你那白布下放的是什么”“明天的包子料。”钱多多不信走过去掀起白布一看的确是一块大面团多多很想吃包子便没好气地说“明天的为什么今天不做”“我们是按计划做的”陈师傅没给他好脸色“要做你找我们领导去。”钱多多想为吃包子找商业部门的领导有失面子便狠狠地看了陈师傅一眼丢下一句话“下次我再来可别再这样噢”“那要看你的运气”陈师傅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钱多多气鼓鼓地离开了包子店。

  又过了十几天一天一大早公社书记丁有义来找陈师傅丁书记为人很厚道但他家人多经济条件不怎么好很少来包子店吃包子。丁书记推着自行车肩上搭块擦汗的毛巾古铜色的脸上带着微笑陈师傅见了便大声说“丁书记稀客啊这大早来吃包子吗”“陈师傅我没那口福我正要下乡去顺道给我们镇守传达的金老头预订几个包子等会叫买菜的李师傅带回去这是买包子的钱请陈师傅收好。”丁书记边说边把包子钱递给陈师傅。“哟金老头还挺托大啊叫丁书记买包子”“不是不是是金老头近几天身体不好吃不下饭我怕他垮下去买几个包子让他换换口味”丁书记连忙解释着。“是这样啊金老头有书记的关心可有福啦丁书记你放心等会包子出笼我趁热给你送去顺便看看金老头怪不得这些天没见着他原来是生病了啊。”“谢谢陈师傅”丁书记一边说一边骑着自行车下乡去了。陈师傅把金老头的包子留下热着忙着向前来买包子的顾客卖包子不一会包子卖完了这时钱多多大摇大摆地进了包子店一看笼里还有包子心里挺高兴的他连看都没看陈师傅一眼大声说“卖包子的给我来几个包子。”陈师傅一看又是这位官大人来了便不卑不亢地回答“今日包子已卖完要吃包子明日来。”“卖完了你骗谁呀那笼里不是包子是什么难道你要留给自己吃啊”“不是留自己吃是别人已付了钱预订下来的”陈师傅不紧不慢地回答着。“谁买的”“公社守传达的金老头”“金老头那好叫他明天来吃把今天的卖给我我吃了要去开会”钱多多盛气凌人地说陈师傅看钱多多那架势是非要吃了金老头的包子不可便灵机一动笑了笑“钱书记你真要吃这包子啊”“谁给你开玩笑快拿包子少给我说别的”“钱书记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硬要吃这几个包子我把丑化说在前头如果你吃出事来可别怪我哟。”“什么事难道你在包子里下了药不成”“哎呀钱书记你真是活神仙哪金老头这几天病了我平时也懂点土药方在金老头包子里放了些治病的药病人吃了见效快没病人吃了可能会坏事都怪我一时忙忘了给你说清楚你还要吃吗”钱多多一听火冒三丈一把抓起卖包子的钱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鬼包子店晦气”转眼冲出了包子店。陈师傅见了心中暗暗高兴“哼小子跟我扳手劲你还嫩了点。”

  没过多久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些学生和社会上的混混们趁机拉起了造反的大旗钱多多摇身一变成了镇里造反派头头夺了丁书记的权整天领着一群造反派砸东家反西家看谁不顺眼就给谁戴上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叛徒、特务、阶级敌人的帽子。一天钱多多想起在包子店两次不顺的往事心里不是滋味总是想要整一整陈师傅出一出心中闷气可是查遍了陈师傅的档案和言行却找不到半点毛病。陈师傅是工人阶级根正苗红手艺好在商业部每年有威望群众关系好特别是镇上的老百姓都敬佩他的为人喜爱他的包子连三岁小孩见了他都喊“包子爷爷好。”正在钱多多苦于无策对付陈师傅时一个曾被陈师傅斥责过的混混给钱多多出了个歪主意“钱司令你看那姓陈的高大的身材白白净净的脸长长的手哪像做包子的工人他叫陈特和我看他是陈特务对肯定是隐藏的特务借做包子收买人心”“特务”钱多多半信半疑“证据呢你有证据吗”“有”混混说“他那把切面的刀就是证据有一天夜晚我看见那姓陈的用切面刀在大庭里挥舞砍杀那不是在练特务功夫吗”陈师傅有练刀功的习惯。“好那明天我们就召集人把包子店围起来批斗陈特和。”钱多多开始兴奋起来赶紧溜进女姘头的房里快活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混混按照钱多多的指令组织起一批混混和不明真相的学生拉着“砸烂包子店活捉陈特务”的横幅来到了包子店门口钱多多因晚上快活早上起不来混混们急得不得了没有司令坐镇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虽然口号喊的震天响前来包子店卖包子的人连理都不理他们有点脾气的人嫌他们挡道连推带搡想揍他们混混急了跳上桌子大声喊“革命同志们包子店陈特和是特务是隐藏的特务我们不要上他的当他做包子是为了收买人心当心他的包子有毒毒害我们贫下中农、革命同志。”买包子的一听包子有毒顿时停下来疑惑地看了看陈师傅。混混一看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趁势大喊“抓住陈特务让他交代罪行”陈师傅见混混无中生有诬赖自己便毫不犹豫地对买包子的说“乡亲们我不是特务我是商店工人是工人阶级一员包子没有毒不信我吃一个试试给你们看这混混是造谣是报复”说完抓起一个包子吃下去什么事都没有这时一个常买包子的老大爷对混混大声呵斥“你这鬼崽子瞎嚷嚷什么陈师傅的包子我都吃十几年了什么事都没有你在这里造谣生事影响我们买包子快下来滚一边去。”“滚一边去别挡着我们买包子”买包子的人齐声喊。正在混混不知所措时钱多多来了钱多多眼见自己的计谋要失败赶紧跨到买包子大爷面前拿模拿样地说“贫下中农同志们陈特和确实有问题他是特务化名陈特和我们有证据他夜里舞刀练武想反攻倒算不信你看他的切面刀这么长这么沉有这样的切面刀吗”一时间确实把这些买包子的老百姓问住了。正相持不下来了二十几个肩挑二百来斤重的卖粮青壮年他们约好到包子店吃陈师傅做的包子看到这种局面领头的卖粮员王山心里很气愤他把粮挑子一撂赤着背握着钵大的拳头走到钱多多面前钱多多见王山人高马大胸肌发达以为王山要揍他赶紧后退一步大声说“你想干什么”“不干什么只是你说陈师傅是特务我们不相信特务会武功不一定有力气我们两个打个赌陈师傅看来快五十岁的人了你和他各挑一担粮围绕店子走一圈谁输了谁是特务。”还没等钱多多回答急着想吃包子的送粮队员齐声喊“走一圈谁输了谁是特务”这音声冲破包子店哪些造反派哪见过这阵势吓得一个个不敢作声。“好我接受挑战”陈师傅走到王山面前接过王山手中二百来斤重的粮担运功起步挑起粮担放步绕店一圈面不改色心不跳轻轻地将粮担放回原处。“现在该你了。”王山指着钱多多说钱多多一看妈呀两百多斤的胆子别说起步走就是担在肩上也站不起。正想办法怎样赖账没想到王山没好气地一拳砸在案板上案板立刻现出一个碗大的坑大声问“是挑还是滚”钱多多看到一边是满脸怒气的送粮队员一边是自己没精打采的造反队员心知高低已分便一边溜一边叫“老子不跟你们这些无知的农民一般见识。”造反队员灰溜溜地走了包子店的群众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包子师傅又添了一个“大力士”的美名从此再没有人敢找陈师傅的麻烦。包子店的生意继续红火得如日中天。钱多多因多行不义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被大市镇扫地出门成了无业游民。

  二十多年后社会发生了大变革商业部门改制了包子师傅陈特和也不知去向有人说陈师傅已功德圆满归隐山林也有人说特和师傅当了中央大厨顾问但在大市镇有一位心地善良的孤儿至今开着一家包子店他做出来的包子跟陈师傅的包子一模一样有人说陈师傅临走前把自己的手艺传给了这位孤儿孤儿得到了陈师傅的真传陈师傅是为了让大市镇的人能永远吃到他做的包子。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