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

一九四二年一月的一天,寒风呼啸,雪花飞舞。河北大板庄的吴老泉一家三口,正关着门在屋里烤火,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吴老泉的小儿子二石跑过去开了门。从门外闯进来一高一矮两个大汉,瞪着眼问道:“吴大石在哪里?我们要见他。”吴老泉一听他们找大儿子,忙解释说,大石根本没有回来,他们也正等着他回家过年呢。“你们撒谎!”两个大汉不相信,说着就在屋子里搜索起来,弄得鸡飞狗跳。吴老泉生气地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为啥乱翻我家的东西?”矮个大汉掏出一个证件说:“我们是政府派来的,要找吴大石。如果你们知道他的下落,快点告诉我们;不然的话,他的性命有危险。”

儿子有危险?有什么危险?吴老泉和妻子面面相觑。两个大汉并不多解释,只不停地追问大石藏在哪里。吴老泉和妻子说不知道。两个大汉就凶巴巴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先把你小儿子带走。什么时候你大儿子回来,叫他到南京找他兄弟吧。”随即扔过来一张纸,说上面写有地址。

吴老泉和妻子想上前阻止,可那两人拔出了手枪,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们只好不动了,眼睁睁看着小儿子被拖走了。

到底这是怎么啦?吴老泉夫妻不知所措。俩人正愣着,门外又进来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这人一见他俩,便和颜悦色地问:“两位老人家,这里是吴大石的家吗?”两个老人点点头,心里怕得不行,这一个人肯定也是找大石的。果然,那人问道:“吴大石在家吗?他没有回来过年?”

吴老泉颤着声说:“大石一直没有回来。你们为啥都在找他,到底出了啥事?”

“都在找他?”黑衣人脸上一惊,忙问,“有人来找过他了?”

“就是刚才啊,来了两个人,把咱的小儿子都带走了。”

“什么?他们说什么没有?”来人着急地问。

“他们说是政府派来的。”吴老泉虽不知此人是什么来历,看他那个着急的样子,便将那张纸条拿出来了。黑衣人接过去,不由念出了声:“南京市黄园路十一号,军统办公室……”

军统办公室?这么说,这两人是军统的!他们怎么能将一个小孩带走,这不是绑架吗?黑衣人沉思片刻,对吴老泉两口子说:“你们别怕,如果真是政府派来的人,他们不会把你们的小儿子怎么样的。现在,我就去南京,想办法把你们的小儿子带回来。不过再有人来问,你们就别说这事了。”

那人说着往外走。吴老泉急急追上去问道:“先生,你能不能说说,咱大石到底怎么啦,出了啥事?”

黑衣人回过头说:“你们家大石在火车上当煤工,前些日子有辆火车被炸了,经过检查,车上有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也没有见到大石,政府怀疑大石偷了东西跑了,所以在找他。”

啊?吴老泉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摇手:“不可能的,咱的儿子决不会偷东西,一定是政府冤枉了他……”可是黑衣人已经走出了门。

黑衣人离开吴家,刚走到村头,从一棵大树后面突然闪出一个人,向他抱拳问道:“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黑衣人歪着头问:“你是什么人,为何要问我姓名?”

来人神秘地一笑:“你不是要找吴大石吗?我也正找他。咱们殊途同归,所以不妨都亮亮身份,相互认识一下。”

黑衣人点点头说:“这样也好,反正要找吴大石的人会不少,咱们碰上也算有缘。我叫杨复。请问您叫什么?”

“我叫戚允平。我们算是认识了。”

杨复感觉,这个戚允平是个精明之人,须小心提防。心里虽这样想,表面文章却做得很好,只见他客气地拱了拱手,问:“戚兄是哪路的,能否告知?”戚允乎说,他是一个古董商的儿子,父亲开了一家古董店。“明白我为什么要找吴大石了吧?”

“明白了,你想从吴大石这儿弄到那宝贝,再卖个好价赚一笔吧。”

戚允平哈哈大笑,说他知道吴大石拿着那个宝贝跑了,刚才也想去吴家问问,但看到杨复已经在屋里了,知道再进去也没用,所以就先在村头等着,准备跟他合作一把。“我会做生意,却并不会江湖上的追查功夫,看起来杨先生属于这类好汉。现在我跟你走,假如你能弄到那些东西,我就当场收购,你给东西我给钱,大家各取所需,你看怎么样?”

杨复忙摇头道:“你跟着我未必是好事,此去龙潭虎穴,可能还会有性命之忧,这样做生意不值啊!”

“杨先生危言耸听了吧?不过人为财死嘛,就算有点危险,咱们也去冒一冒吧。”

话说到这份上,杨复也没话说了,两个人便结伴而行。他俩先上县城,在那雇了辆马车便赶到了省城,准备从那里乘火车再赶往南京。可日本人封锁了车站。他俩一到车站就被荷枪实弹的宪兵喝住,遭到搜身。结果杨复身上的几块大洋被搜了去;而戚允平身上只有一瓶酒,被贪嘴的日本兵拿走了。两人挨了几枪托,被喝令“快滚”。

两个人赶紧离开车站。戚允平紧张地说:“日本人封锁车站,难道是要运兵吗?”

杨复叹口气说:“那当然,这仗越打越大了。”

“现在北平都被占领了,你说,日本人会不会将来连南京也占了?”

“这个难说啊,看眼下的趋势,早晚有这一天。”

两个人闷闷不乐。还是戚允平想得通,挥挥手说:“嗨,咱们只是小民,管不了那么多啊,我现在只想着能做成这次生意,自己赚钱就行。”

“可眼下,咱是寸步难行了,身无分文,总不能走到南京吧?”

“这你不用担心,咱们可以再雇一辆马车。”戚允平说着,变戏法似地摸出两根金条。杨复顿时眼睛一亮。

马车载着他们,辗转三天,终于到了南京。他们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当天晚上,杨复决定先到黄园路去探探情况,他对戚允平说:“你就呆在客栈吧,我一个人去去就来。”

戚允平不高兴地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只是先看看。”“不,人多了目标大,万一被发现,一个人跑起来容易些。”戚允平只好同意了。

杨复就这样出去了。但过了一会他又回来了。靠在床头看书的戚允平忙问:“怎么这么快?”杨复笑了笑,说他把烟卷忘带了,没有烟抽很难过。他把放在床头的烟塞进衣兜就又走了。见他走远,戚允平站起来,自言自语说:“杨兄,这下你相信我不会跟着你了吧。”说着戴上一顶礼帽,跟着出去了。

杨复在前面走着,戚允平在后面远远地跟着。街头路灯的光不明不暗,正适合跟踪。突然,戚允平发现杨复在一棵树后一闪就不见了。他小心地接近那棵树,也没看见杨复的身影。但他已经认出,对面那幢二层小楼,正是黄园路十一号。这就是军统办公室吗?怎么外面没挂牌子?

正在疑惑,忽觉有人拍他的肩,回头一看正是杨复。戚允平很尴尬,刚想解释,杨复却抢着说:“不对呀,这里根本不是军统办公室。”

“那是什么?”

“好像是私人住宅。”

“那怎么办?既然不是军统办公室,小孩不一定在这里吧?”

“可纸条上这么写着,咱们当然得进去看看。”

两个人走近小楼去敲门。门开了,一个矮墩墩的男子望着他们,凶巴巴地问:“你们,干什么?”杨复从上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晃着说:“我们是南京警察局的,奉命来查夜。听说你们这里藏了一个被绑架的小孩?”话没说完,那人就粗暴地吼了一句:“八格——”

一听此骂,杨复脑子里猛地划过一道闪电,他手一伸,便将那人咽喉掐住,然后猛力一推,将之摁在了墙壁上。那人右手想摸枪,被杨复的左手一把夺下来。

“快说,那个小孩在不在?”

“在……在楼上……”那人刚说完,戚允平就已经冲上了楼梯。

很快楼上响起打斗声。杨复用枪打倒那人,也冲上楼去。只见一群身穿日本和服的人,正疯狂围攻戚允平。杨复举起枪就要开火。急得戚允平忙喊:“别开枪,别……”然而“啪啪”两声,两个日本人栽倒了。剩下几个连忙逃跑。杨复喝一声:“哪里逃?”追着一阵乱枪,将他们全部打死。

戚允平抹着脸上的汗,心有余悸地说:“我还担心开了枪,会招来警察呢,原来是无声手枪啊。”

杨复微微一笑:“这是在南京,如果不是无声枪,我敢乱开吗?”

那么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呢?戚允平分析说:“看来是日本人冒充军统,绑架了吴家老二,故意留下这个地址,叫吴大石到南京找他们。一旦吴大石找到这里,他们就会将他扣住,逼他说出那宝贝的下落。”

杨复点点头说:“没错。日本人很聪明,故意把地址选在南京,这样吴大石就不会有怀疑,还以为真是政府在寻他,要他交出宝贝呢。”

“那你说,吴大石会来吗?”

“这个不知道。反正现在我们替他做了。”

两个人楼上楼下找了个遍,也没找到被绑架的吴二石。戚允平着急了,埋怨地说:“你刚才枪打得太猛了,如果能留下一个活口就好了。”杨复也捶捶自己的脑袋,暗怪自己一时冲动。又找了一阵,两人都失望了。

杨复提议先回客栈,等明天再想办法。戚允平同意了。

两人回到客栈,店小二给他们送来了茶水。戚允平喝了两口就睡了。一会儿杨复也躺下了。朦胧中,他闻到一股烟火味,睁眼一看,屋子里不知何时着了火,火势凶猛,将他们的床铺包围了。杨复连忙去摇戚允平:“戚兄快醒醒,着火啦。”可是戚允平一动不动,睡死了一般。杨复跳了起来,一抱拳说:“生死关头,我要走啦。戚兑,恕杨某不能救你了。”说着一个筋斗从窗里蹿了出去。

此时整个客栈里人声鼎沸,人们纷纷忙着救火。杨复趁乱跑出客栈,直奔黄园路十一号而去。他正准备进入小楼,忽地发现有人已捷足先登了——个汉子背着一个小孩正从楼里出来,接着向西街跑了。

杨复立即追上前,挡住那人。仔细一看,原来是客栈里的店小二。

“你是什么人?”杨复喝道。

店小二一看是杨复,惊异地问:“你怎么没死?”

“哼,你以为在茶里下了药,就可以让我们昏睡,然后被你用火烧死?雕虫小技!还不给我把人放下!”

店小二掏出一个证件扬了扬,傲慢地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军统的。”

“军统的?那我问你,军统局局长是哪位?”

“局长……当然是戴笠。”

“哈哈哈!”杨复一阵大笑,突然脸色一变喝道,“戴笠明明只是副局长,你冒充军统的,骗谁呀?”那人连忙放下小孩,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杨复飞起一脚把他踢翻,又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

此时吴二石已吓得浑身发抖。杨复和颜悦色地说:“别怕,孩子,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来救你的。你想不想回家?我马上带你走。”二石连忙点头。杨复就将这个十岁的孩子背起来,迅速离开了黄园路……

接下来,杨复雇了一辆马车,急急地往大板村吴家赶。三天以后他们到了。吴家的门紧关着,杨复上前伸手就推。门开了,迎接他们的,竟然是戚允平。

“啊,戚兄,你怎么在这里?”杨复非常意外。

戚允平哈哈一笑说:“杨兄,没想到吧?你真不够朋友,那么大的火,你竟然见死不救,自顾逃命去了!”

“我摇了你很久,你没醒,我以为你喝了茶晕倒了。”

“没错,那个店小二确实在茶里放了迷药,你也看我喝了几口。可我是背对着你喝的,一边喝一边从嘴角漏出来了。我故意装睡,看见你跳出去了,我随后也从门里跑了。”

杨复心中一阵紧张,他强作镇静地问道:“那现在,你又想怎么样?”

“当然是找到吴大石,做成这桩生意。”

“可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过了我是一个古董商的儿子。”

“不,如果我没看错,你也是一个日本人!”

此话一出,戚允平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

杨复冷冷地说:“中国有个故事,孙悟空装老爷庙,藏不住尾巴。你是个日本人,却要装成中国人,总要露出尾巴来的。”

戚允平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但随即“嘿嘿”笑了,一边点头一边说:“看起来杨兄确实是个高人。但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第一,咱们在车站时,你我都受到日本兵的搜查,我身上几个大洋被掳一空,而你身上藏着金条,竟然只被拿走一瓶酒。最要紧的是,当时我们隔开一段路,我听到你轻声对日本兵说了两句,你以为我听不清,可我听出好像是日本话。第二,在黄园路十一号,你跟日本人打架时,用的不是我们中国功夫,也不是西洋拳,而是柔道。而且你当时并没有使出全力,跟他们就是逢场作戏,演给我看的。我一举枪你就慌了,想阻止我开枪。第三,我在楼上找不着二石,就在走下楼梯时,发现你在底层摸到一个开关,地板明显动了一动,你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忙离开墙壁,装成找不到的样子;这让我明白了地板下有个地洞,二石肯定就关在下面。但当时我也装作不知道,跟你一起离开了。”

“你说得一点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店小二,其实也是我的人7,”“什么,他跟你是一路的?这个我倒没想到。我以为他真是戴笠手下的人。”杨复不由浑身冒出一层冷汗。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关键是现在怎么办?戚允平说:“杨兄,你就先别管我是什么人,咱们先前说好的是做生意,现在生意做成了第一步,你已经将吴二石救回来了。接下来你要做的,是让吴大石出来。你救回二石不就是为了见到大石吗?”说着他转向吴老泉,“吴老伯,中国有句话叫‘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不看我的面,也该看在杨兄的份上,叫你大儿子出来见见吧。”

吴老泉依然很懵懂,他讷讷地问道:“你们说的啥,我真的一点也听不懂。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大石。你们说他拿走了什么宝贝,到底是什么宝贝呢?”

“这个,吴大石自己知道,不必多说吧。”戚允平面无表情地说。

“不,求求你们,告诉我们吧。”

杨复见吴老泉一脸茫然和痛苦,只好解释起来:“是这样的。在咱们北平的协和医院,藏着一些老古董,最有名的就是那些北京人的头盖骨化石,它是考古学家在周口店挖出来的,据说是人类老祖宗留下来的骨头,有好几十万年了。前年北平被日本人占领了,那些科学家很着急,担心让日本人抢了去,就向美国人求助,请他们帮助运到美国去保存。美国人答应了,准备用火车先从北平运到秦皇岛的港口,再装上远洋船。当时吴大石本来是给美国顾问罗斯曼当警卫的,罗斯曼负责这事,吴大石就被他派到火车上,名义上做烧煤工,实际上是监视司机,做保卫工作。火车到了秦皇岛,还没停稳,就遭到了日本军队的袭击。当时那些宝贝放在第三节车厢,日本人用炮弹轰烂了第二和第四节,保留了第三节,他们冲上火车,却发现只剩一个空箱子在那里,里面一无所有。他们将火车上活着的人都俘虏了,经过检查,发现吴大石不见了,因为当时他就在第三节车厢里,所以日本人就断定是他拿走了那些宝贝。”

杨复说完,吴老泉和妻子似乎听懂了。但吴老泉还是有点不明白:“大石他跑了,是逃命,可他怎么会带上那些东西呢?又当不得饭吃,他这是干吗呢?”杨复叹口气说:“这东西是国宝,你看日本人不就是为了它们,动用军队抢劫吗?大石拿走了,他们又四处搜他,非要将这些宝贝得到不可。你们看这个戚允平,不就是这样吗?”

戚允平听到这里,黑着脸说:“杨兄的话没错,我是日本人,我承认我是代表我的政府来追查这批宝物的。那么请问杨兄,你又代表了什么?是代表你的政府吗?”

“我谁也不代表,只代表我自己。”杨复冷冷地说道。

“此话怎讲?”

“你曾说你是什么古董商的儿子,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古董商呢……”杨复说到这里突然打住,因为他感觉到,有一把硬梆梆的手枪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杨兄,杨复……”戚允平念叨着,突然吼了一声,“吴大石!”

“什么,吴大石……在哪里?”杨复惊问道。其他人也左右环顾,不知所措。戚允平一拳将杨复打倒在地,用手枪对着了他。“姓吴的,撕下你的脸皮吧。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杨复,只有你吴大石。还想装吗?”

杨复原本平静的脸,这时透着一脸的懊丧。他没想到装到今天,还是被这个日本人给识破了。他只好把手伸向下颌,准备去揭开那张脸皮。忽然间戚允平“啊呀”一声,被谁打了一下。

原来是吴二石,在背后踢了他一脚。戚允平转过头刚想发作,坐在地上的杨复趁此,一脚踢飞了戚允平的手枪,顺势一个扫堂腿,将戚允平扫倒。两个人就在屋子里打了起来。戚允平尽管身手不凡,却不是杨复的对手,几个回合,杨复一个过臂摔将戚允平摔倒在地,跟着一脚踏住了他的胸脯。

戚允平挣脱不了,却很不甘心地叫着:“姓吴的,你不是也承认过皇军会占领南京的吗?大日本会征服整个支那,你们的一切都将是我们的,包括你手里的北京人。‘我劝你还是识时务,将东西交出来,投靠我们吧。如果与大日本帝国作对,绝没有好下场。”

“哈哈哈!”杨复一阵大笑,“我不知你真名,还是称你戚兄吧。告诉你,东西确实在我手上,但我不会投靠你们,我有更大的老板。”

“更大的老板?你指的是谁?”戚允平在杨复的脚下急切地问道。

“这个,就恕我不透露了,你也不必要再知道。我现在想说的是,咱们俩斗到今天,还是你输了。”杨复的脚上狠一用力,戚允平顿时一声惨嚎,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这一切让吴老泉两口子目瞪口呆。还是二石机灵,一把抱着杨复的腿叫起哥哥来。杨复问道:“你真觉得我是你哥哥吗?”二石激动地说:“你在背我时我就觉得,你很像我哥哥。”杨复揭下面皮,露出本来面目。

吴老泉惊慌地追问:“你真的干了那件事?”

“没错,我干了。”

“可你逃就逃了,为啥要带着那些东西呢?这年头,逃命要紧啊,管它什么国宝不国宝!”吴老泉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正是因为他弄走了那些东西,才会引发这么多灾祸,连家里都不得安宁了。

吴大石咬咬牙说:“那都是值钱的东西,我把它们弄来,又不是为了国家。”

“那为了啥?”吴老泉很奇怪。

吴大石拉开门,警惕地朝外张望一番,确认外面没有人,才关上门压低声音说:“知道吗,咱家不仅要发财,我还要带你们去美国了。”

“你在说啥?”

“你们想想,这样一件大事,我一个人能干得了吗?那是美国老板指令我干的。东西我拿到了,现在只要交给老板,他就可以带我们全家离开中国,到美国去了。咱们再不会有危险,也不会再做穷光蛋了。爹,娘,阿弟,你们跟着我,到美国去享福吧!”

吴大石说完,又将脸皮套上,然后拉开门出去了。剩下屋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晕乎乎地全在发呆。突然间,一阵枪声传来。吴老泉推开窗,发现大儿子在雪地上跑着,有一群人在后面追。大石跑着跑着,忽地倒下去,只见那些人一涌而上……

吴大泉的眼前一下子发黑,顿时觉得天在旋地在转……

就这样,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从此失踪了。因为吴大石死了,东西放在哪里,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旷世宝物由此便成为永久之谜。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