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情感故事 > 友情故事 > 正文
品味兄弟

关于友人的记忆总是乱七八糟的,虽几经整理仍有太多的疏漏,还好每次偶拾几粒总会在我心底泛起丝丝涟漪,心动而又回味无穷。
  初到师专的日子平静如水,没有风景也没有一点生机,甚至忽略了小城曾经成长过的那棵文学的大树――萧红,我只知那里的火柴很有名气,仅此而已。
  小城凌乱,缺少熟悉的气息。阿斌正是这时传奇般地与我寂寥、难耐的生活不期而遇。
  阿斌长我一届,由于转系才落得个同舟共济,为了他痴爱的文学,他由物理系义无反顾地转到中文系,可那时我只想为自己苦涩的生活捕捉些许生机,于是在一次文学社成员会议上初见阿斌。
  阿斌名字中的“斌”字实在是恰如其分,他文武双全,有着刚直的个性,倔长着一头硬而长的头发,双目有夺人之气,常常或黄昏时分或晨起锻炼时身着黄绸练功服,手持铁扇,气定神闲而又不乏怪异之气。
  斌兄能文,极有文学天赋,他发表过的近10万字的文章印在报刊之上,摆在你的面前不容你不信,而他对文学的执著也令一些编辑部的老编们汗颜。听说,一个字有时被他推敲得让人连跳楼的心都有。一次一位老编与他就一个词的来历争论,书信往来近10封,斌兄丝毫不让。我听人说《说文解字》一刊曾邀斌兄做过特邀编辑,我听了丝毫不怀疑。
  有一次,学校广播站招收播音员,斌兄当时任站长,我为主编,对于播音员的人选我当然不敢怠慢。考试后斌兄字斟句酌,一切秉公而断,经过严格的挑选令属下个个技艺非凡,令斌兄十分满意。
  斌兄的风光不在球场,也不在舞台,但他在“之乎者也”的古典文化长河中倒是个冲浪的好手。选学中文算是他选对了,至今斌兄依旧固守田园,打算尽其一生守候他所深爱的文学田园。
  斌兄擅武,并自创“武协”,自命为“舵主”,但绝对与武侠片无关。每天斌兄与“弟子”们刀光剑影,好不威风,若此时外校的学生目睹,一定会以为到了“老谋子”(张艺谋)的电影外景拍摄地!谁知,不久他们倒也弄出了点名堂――在全省大学生武术比赛中居然拿了名次,真是令人佩服,佩服!
  原以为英雄与酒本分不开,于是在庆功宴上大家不免让斌兄多喝了几杯,谁知,酒的功力占了上风,斌兄一时兴起,对酒当歌,又将独家武功演练了一番,只可惜打过“醉拳”之后,斌兄整整睡了一天。后来我们才知晓斌兄的女友刚刚来过信,当时两人的爱情之河有溃堤的危险。
  爱情的出师不利并没有令斌兄有所收敛,每日练武如初,习文依旧。不久,他又迷上了古筝,于是四方拜师学艺。只可惜他的琴声实在不敢恭维,每次只要见到斌兄与古筝同归,十有八九宿舍内人去楼空。那琴声,虽不是弹棉花,但胜似弹棉花。还好,在我的劝说下,斌兄终于决定以风雅为重,形象第一,以后改成主攻围棋。
  斌兄之怪令人折服,而又时常让人敬而远之。只闻其人,仿佛让你置身于江湖之中,畏惧与险恶共存,惟独我与斌兄交往深厚,而我擅长足球,我的吉他之技也能与其古筝之技一决高下,只可惜现在毕业了,彼此相隔遥远,又各自为生计奔波,只能偶尔在网上留言以示问候。
  如今,所有的日子都已远去,而我却一直坚信,即使是时间再推移,曾经令我们心动的往事依旧会让昔日重现。这就是经典,正如别去的友人,在季节的磨合中终会如当初般亲切,不会丢失半点色彩。
0
0
 
广告
广告